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stone的博客

 
 
 

日志

 
 

躲在暗处的艺术家  

2006-03-31 09:4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茨威格的诸多传记中,他是一名文字的法医,为了让写作对象彻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在不为人注意的历史角落搜寻他们的足迹,而《约瑟夫富歇》集中地体现了他深邃的洞察力和广袤的好奇心。

《富歇传》与《异端的权力》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在《异端的权力》中,塑造了一个平静、谦和,崇尚自由与宽容的卡斯特里奥形象。而富歇是一个佞臣,一个靠出卖朋友盟友爬上权力顶峰的,是 “完全无视道德标准的人”。 茨威格为富歇立传,是因为作家非常痛惜的直觉到,所谓在人类的历史中,“起决定作用的很少是才智杰出的人,也很少是思想纯洁的人”,“而是由品性极其可疑、智力欠缺的幕后人物决定的”。而古怪冷酷卑鄙的阴谋家的富歇,茨威格从巴尔扎克那里重新挖掘出的人物,活生生就是这类人物的样本。毫无疑问,茨威格在人格上是鄙视这类政客的。

《富歇传》让我们跟随富歇的脚步,再次重温了法国大革命期间的动荡历史。大革命一幕幕惊心动魄、狂燥不羁、不堪回首的场景原来都被富歇,这个出生于南特的小人物不动声色的玩弄于掌间,所谓伟大人物如罗伯斯比尔、拿破仑之流光鲜的出现在大众面前,却仅仅是富歇紧握权力的面具,最后无不被富歇丢弃。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百多年后,世人只知有罗伯斯比尔拿破仑,富歇的名字只躺在历史学家的笔记本上。

年少时的富歇,瘦高个、贫血、神经质、长相也不好看,父母是海员兼商人。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加入教会是进入社会上层的唯一出路。十年的教会生涯让富歇学会了忍和沉默,隐瞒自己想法、认识他人的精神世界和心理,此次之外,他还具有斯巴达式的自律,厌恶奢华和虚荣。执著的冷静是富歇主要的力量,冷静显然比热情更经久。但每当进行权力争斗或拯救自身时,他便会显出惊人的能量

富歇走出了南特的海员家庭,离开了与大海搏斗的家族传统却意外的趟入1789的洪流,他从国民议会一路走来,每次都曾站在每一个法国历史风口浪尖上。当他的同党敌人的头颅按史索骥的掉下时,他不仅保住了生家性命还如不倒翁般在不同门庭下攫取权力,最终寿终正寝。这多少算是那个时代的传奇。

富歇一度差点成为罗伯斯比尔的妹夫,但在大革命期间,虽然作为领袖,罗伯斯比尔与富歇是国民议会亲密的同志,但在关键时刻,出卖朋友后和落井下石的就是富歇,在富歇看来,他与罗伯斯比尔之间的关系是你死我活,而罗伯斯比尔显然低估了富歇的野心。在国民议会,富歇不属于任何一个党派,或者说他只属于一个党派-----得势的党,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革命期间各党派用慷慨陈词和相互攻击进行着一场人头落地的比赛,富歇这个骑墙派正因为只属于多数派,却幸运的活下来,并为后面的主子效劳。

富歇是那种绝对理性的人,不会为激情和虚荣冲昏了头脑。他惯于用一双“灰白而又冷酷的眼睛”观察世界。在"富歇的眼睛"中,世上的一切都充满了敌意。当拿破仑和全法国陶醉于空前的胜利之时,富歇却已经思量着为自己寻找后路,在他看来那个来自撒丁岛的小个子的命数将近,拿破仑和他的帝国只是富歇献给下一个主子的见面礼。

在富歇冷峻的双眼看来,令人晕眩的“万岁”顷刻间就会变成血腥的“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所以,所谓胜利者永远不是急先锋,而是那个在腥风血雨之后打扫战场的投机者。富歇从来不会公开当政,但躲在每一位大人物身后染指权柄,却不必负责。站在执政者后面,执政者被富歇当作当箭牌,一旦当政者失实或不得人心便毫不犹豫地将其抛弃寻找另一位代理人。

富歇巧妙的掩饰对权力的渴求,他追求权力之巅,但对权力的外在花架子毫不在乎。督政府、执政府、帝国、王国,然后又是帝国,走马花灯上上下下,唯有富歇岿然不动。罗伯斯比尔、拉法耶特、拿破仑等法国最有权势的人,在他们失败之际,富歇毫不例外的出卖了他们,他可以恬不知耻、毫不犹豫地投向昨天的敌人。

他可以根据风向的不同,同时从左右口袋中掏出冷酷无情或仁慈宽厚的证据。甚至连背叛也是一种生存和争权的策略。在斗争时,他不与任何人为伍,只是在旁冷静的审时度势,斗争结束时,他永远与胜利者站队。这个站在历史和伟人背后的阴谋家,却成为局势的主宰。

出来混的,总归要还的,他在残生之时不仅要清偿欠给法兰西历史的债务,还要付出高昂的利息,他最后不得不被驱逐出自己的祖国,而失势的富歇对曾经的盟友来说一文不值。这个身心交疲、暴躁孤僻阴沉的老头儿最后只能孤独的客死异国。

毫不奇怪,富歇绝对是不招人喜欢的,这也是他被人遗忘的原因。他是阴谋家,地道的马基雅维里信徒,本质上是一个利己主义者,他做事始终惦记着后路和权力。马基雅维里在《君主论》中主张,统冶者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他的死敌拉马丁曾这样为富歇作画像:“他恐吓皇帝,讨好共和党人,安抚法国,向欧洲抛媚眼,对路易十八扮笑脸,与各国宫廷广泛磋商。” 变色龙  机会主义者  骑墙派  阴谋家 权术家 政客 但不是政治家。

韦伯《以政治为业》描绘了政治家应具别的三元素:激情、责任感和恰如其分的判断力。虽然在前两点上,富歇可能不屑一顾,但在判断力上他比同时代的政治家表现更为优异。但激情特别是责任感缺失是致命的,它关系着政治的德行,否则富歇就是另一个卑斯麦。所以,约瑟夫·富歇只能算是政客,而不是政治家。他没有明确的政治理想,也没有任何文化信仰;没有是非标准,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