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stone的博客

 
 
 

日志

 
 

叙拉古的诱惑  

2006-05-08 22:0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德格尔在1933年接受邀请,欣然加入纳粹党,在这位20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看来,希特勒或许能为德意志民族带来希望。但海德格尔在弗莱堡大学校长的位置上只坐了一年,从政之路即被扼断,重新回到教职。二战结束后,海德格尔因背负“纳粹校长”恶名曾遭受审判,而同事的一句讥言“君从叙拉古来?”,可能更让海德格尔郁闷。

何谓“叙拉古”?这一典故出自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柏拉图曾三赴西西里的叙拉古国,以实现自己哲学王的包袱,但均灰头土脸的失望离开。柏拉图至死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三次叙拉古之行带给柏拉图的教训是,“哲学家试图当国王,那么结果是,要么哲学被败坏,要么政治被败坏,还有一种可能是,两者都败坏。”作为哲学大家的海德格尔当然熟知该典故,同事的玩笑不啻是当头棒喝。

20世纪的一个奇怪现象是,一些伟大的思想家,以救赎天下的思想激情拥抱专制暴君;他们拥有天才睿智的头脑,却又迷恋于各种形式的暴政,甚至甘为暴政机器的一部分助纣为虐,在政治上扮演不光彩的角色。在《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中,海德格尔与卡尔.施密特曾热情拥抱纳粹主义,本雅明迷恋于集权政治,科耶夫在斯大林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在这份不光彩的名单上还包括福科、德里达,当然被《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一书善意遗漏的可能更多。思想家们虽早已对柏拉图的忠告烂熟于心,但往往有抵御不住“叙拉古”的诱惑。这些伟大的头脑们在政治面前漫不经心的经营自己的头脑,对暴行和恐怖行动视而不见,他们一定程度上是各类暴政的帮凶。哲学与政治真的不宜过分亲密,以免互相造成伤害吗?

事实上,哲学与政治、知识分子与政治家从未真正划清界限,如果思想家带走了真理标准,国家与政治也只能走向衰落和灭亡。另外一方面,柏拉图在《理想国》中的“洞穴比喻”认为,哲学只有了解公共生活中人类的激情与无知才能达到对“理念”认知的补充。那造成这些天才头脑行不负责任之事的根源是什么呢?柏拉图其实已洞彻了这个两难困境:知识分抱负着献身“城邦和家庭的良好治理”的愿望,各种所谓“主义”显然投合了不少知识分子的自负和野心,但愿望总免不了变成“莽撞的激情”,“激情就会让我们看不到其中的暴政潜能”。

里兰将这些“叙拉古”悲剧直指人心内处,知识分子的亲暴政思想原本就是“我们灵魂的一部分”,抵御叙拉古的诱惑”关键是控制“内心的暴君”。“哲学意欲烛照黑暗,而不是加深黑暗,他就必须从驯服自己的激情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