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stone的博客

 
 
 

日志

 
 

“异端”的英雄  

2006-05-08 22:2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72年 8月24日,在圣巴托罗缪节前夜,当一大批胡格诺派首领参加婚礼时,信仰天主教的法国皇太后凯瑟琳乘机制造了圣巴托罗缪惨案,暴行扩展到法国全境,超过十万名新教徒被屠杀。而这只是欧洲宗教改革历史上,众多新教徒作为“异端”被迫害的冰山一角。加尔文在这个“嗜血”的历史片断,作为反抗黑暗、压迫、专制的新教领袖让后人仰望!但总有些历史的细节,被我们太慷慨的遗忘。

   圣巴托罗缪惨案的前20年,1553年10月27日,因为日内瓦的独裁者加尔文无法容忍神学家塞文特斯的异端思想挑战他的权威,以上帝荣耀的名义把塞文特斯送上火刑柱。半个世纪后,布鲁诺也以相似的罪名被天主教徒火刑于罗马鲜花广场。罗马有火刑柱,加尔文的日内瓦也好不逊色。无论是日内瓦还是罗马,加尔文或是教皇,火刑柱都是在肉体上消灭异端邪说最有效的武器!

    而加尔文在日内瓦的唯一对手,卡斯特里奥平静、谦和,崇尚自由与宽容,面对加尔文以上帝的名义残杀无辜的人们,压制思想与信仰的自由,他毅然站了出来,向不可冒犯的权威宣战。虽然宣扬宗教宽容和思想自由的卡斯特里奥最终被逐出日内瓦,贫穷潦倒,流离失所,著作被严格审查无法出版,但他依然是英雄,一个成功的“失败者”。据有讽刺意味的是,加尔文逝世后的几十年,他所制定的教条般的戒律被一一废除,所谓的异端思想逐步被纳入正统信教的思想体系中。如今,几乎所有的文明国家都把信仰的自由写入宪法。但这与宗教改革,与新教,更与加尔文无关。宗教改革并没有直接带来自由和宽容,它至少在日内瓦以此种权威替代彼种权威而已

    没有茨威格在《异端的权利》中所提醒的这个历史细节和几乎“妖魔化”的宗教改革领袖,我们可能永远对这段历史带着一幅满意的“有色眼镜”。毫无疑问,茨威格向往英雄时代。《异端的权利》也许可以看作是《人类群星闪耀时》的增补版,塞文特斯被火刑的时刻成就的不仅是一个英雄而已,它彰显的是人类坚定的信仰,呼唤宽容与自由。

    茨威格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和人道主义者,但一九三六年的德国、奥地利甚至整个欧洲丢弃良知,牺牲犹太人和弱国向纳粹交换屈卑可怜的“和平”。高贵的欧洲人,连知识分子也因怯懦和缺乏信仰选择沉默,只有黩武的纳粹党人喝着鲜血在狂欢,历史总是一次次荒唐的重复。知识分子的使命感让茨威格几乎绝望的在《异端的权利》呼唤“英雄”,能够感受茨威格无数次的喃喃卡斯特里奥和塞文特斯之名。希特勒之流用堆积如山的尸体建立的荣耀最终被丢弃在历史的阴沟里,可惜茨威格在黑暗结束前绝望的服毒自杀。

   这已经是20年来《异端的权利》第三个译本,讲述的只是文艺复兴运动照耀下的欧洲大陆,在黎明后重新沦为黑夜时的“小故事”,但读来让人怦然心动。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