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stone的博客

 
 
 

日志

 
 

过度诠释的疾病  

2006-05-08 22:3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5年初,欧洲战事逐渐明朗,二战也行将结束。战后重建和重新划定势力范围被提上议事日程。三巨头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在黑海之滨的雅尔塔签订了著名的雅尔塔协议。两个月之后,罗斯福就归西了,终年63岁。他患有脊髓灰质炎,39岁时病毒已经侵入脊髓。他并伴有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罗斯福参加雅尔塔会议时已经是一个垂死的老人了,投入政治的热情使他忘记了自己严重的疾病。很可能是疾病严重削弱了罗斯福的判断力,竟然答应前往严寒的雅尔塔而不是温暖的地中海和斯大林谈判。难道斯大林没有利用了罗斯福的病?
斯大林患有严重的动脉硬化症,疾病也对他的心理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国家政策与斯大林反常的喜怒哀乐息息相关。斯大林血管的好坏决定着前苏联人民的前途,糟糕的身体加重了他的猜疑,更多的人被隔离、流放甚至处死。
《病夫治国》的两位作者皮埃尔•阿考斯和皮埃尔•朗契尼克认为疾病对领袖本人及其国家都有重要的影响。他们分析的案例除了罗斯福和斯大林之外,几乎包括了20世纪所有重要国家的重要领道人,其中包括列宁、希特勒、丘吉尔、戴高乐等。《病夫治国》认为20世纪对世界历史有重要影响的国家领导人无一不被疾病困扰,疾病又使他们的心理异常,精神上也时刻处于崩溃的边缘。有时候他们的由疾病引起的偏执、焦躁、猜疑、低下的判断力给国家甚至人类带来了灾难。马克斯•韦伯划分了三种纯粹的统治类型:合法型、传统型和魅力型。上述领导人都可被称为魅力型的领袖,他们的肉体的健康足以影响历史进程。
世界和人类的命运就掌握在这些身体孱弱的领袖手中。虽然他们以超凡的意志来掩饰疾病产生的痛苦,但在维持权力的同时,他们的精神渐渐因紧张而逐渐失控、扭曲,甚至毁掉自己亲手铸造的一世英名。他们并不值得可怜和敬佩,疾病缠身却依然权力欲膨胀。他们依赖欺骗、狡诈和暴力,维持着权力的荣耀。但极度的权力欲和繁重的工作直接毁了他们的身体,这是权力与肉体的交换,也是权力与灵魂的交易。即使民主社会也不能阻断领袖们的交易。
幸运的是,这是一个没有领袖的时代。布什、布莱尔和小泉等当代重要的领导人,年轻而精力旺盛,喜欢热衷打猎或者高尔夫,从未因“感冒”缺席过任何一次会谈(感冒曾经是所有领袖们因重病无法与公众见面的谎言)。他们像商人们一样在各地穿梭,交换和出卖着自己或者他国的利益,他们在媒体面前微笑和握手的姿态都经过职业的训练。虽然和他们的前辈一样无法摆脱权力的诱惑,但健康的身体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他们本应坚强的意志和信念,因而在历史舞台上也只是匆匆过客。此时我们应该能够体会已经疾病缠身的卡斯特罗是多么孤独。
政治人物的健康可能与一个民族的福祉息息相关时,他们是否应该激流勇退,以避免自己的疾病给国家带来问题?还是疾病本身造就他们领袖的气质?领袖们应该公开自己的疾病隐私还是应该像国家机密一样保护起来?这不是一个容易解答的问题,《病夫治国》也依然处于困惑之中。
虽然领袖们的疾病与权力相关,并被赋予了神秘彩色,但正如桑塔格所说疾病被过度诠释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只是普通的病人。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