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stone的博客

 
 
 

日志

 
 

法国的精神内战  

2006-05-27 02:4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年,法国总统希拉克为纪念《我控诉》发表一百周年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第一句写道,“正好一个世纪以前,法国经理了一场严重、深切的危机。德雷福斯事件像犁的刀口分裂了法国社会,分割了家族,将国家分成敌对的两个阵营,彼此以极大的暴力互相攻击。”

事情还应追溯到1894年,法国军方以“莫须有”的间谍罪逮捕了犹太军官德雷福斯并被判有罪。4年后,著名作家左拉针对德雷福斯案发表了著名的《我控诉》,而法庭以诽谤罪判处左拉一年徒刑,作家被迫流亡英国。但《我控诉》促使德雷福斯案成为全面的政治与社会事件,德雷福斯案得以重审,德雷福斯重获自由。

迈克尔.伯恩斯的《法国与德雷福斯事件》引用了大量的文件、书信和报摘,完整地记录了德雷福斯事件的始末。普法战争失败的屈辱和一系列内外交困事件令这个伟大民族异常脆弱敏感,身为犹太人的年轻军官德雷福斯很不幸成了所谓“犹太人世界阴谋的牺牲品。汉娜·阿伦特说,德雷福斯事件“是我们这个时代上演的一出剧目的彩排”。阿伦特的判断是有双重含义的,它既是二十世纪更为血腥的反犹浪潮的预演,也昭示着一个具有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阶层的诞生。德雷福斯事件只是郁积在法国社会中反犹情结的缩影

德雷福斯事件折腾了法国12年,使法兰西疲惫不堪、四分五裂,各阶层纷纷站队,组成“德雷福斯阵营反德雷福斯阵营但简单的把德雷福斯事件理解为正邪对立似乎有失偏颇,《法国与德雷福斯事件》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阵营双方的辩护者都是为了法国的光荣,但对法国的认同存有分歧。把无辜犹太军官送上法庭的军方固然糊涂可憎,但在那些才干和正义感丝毫不亚于德雷福斯阵营的人们看来,维护法兰西精神象征的陆军的荣誉比恢复一个犹太裔军官的自由更为重要。而德雷福斯阵营在大获全胜以后,对天主教会和教徒的不宽容甚至带有复仇性的压制也削弱了他们的正义性。

在德雷福斯事件中,知识分子群体是整个事件的主角,他们离开象牙塔参与社会公共事务,为最终德雷福斯的公正审判起到推动作用。在涉及各利益集团的德雷福斯旋涡中,左拉的良知、独立和勇气最无可挑剔。我不愿意成为这一罪行的同谋”,左拉在得知德雷福斯案件真相时这样说。可能令左拉意外的是,《我控诉》不仅最终为无辜的犹太军官带来了自由,也宣告了一个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群体的诞生。他们以独立的身份,借助知识和精神的力量,对社会表现出强烈的公共关怀和批判。《我控诉》表明了知识分子职责的回归,追求知识更渴望真理。但《法国与德雷福斯事件》同时披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在左拉“我控诉”之前,著名作家都德在为《费加罗报》撰写极具煽动性的文章中称德雷福斯为“可憎可恶的卖国禽兽”。

这场法国12年的精神内战偶然给了德雷福斯以留名千古的机会,成为“拿破仑死后最出名的人”,也为法国和全世界留下的最宝贵的精神遗产。一百年后,希拉克赞扬左拉“在数小时内扭转了事件的命运。真理正向前迈进。”成为‘人性良心的一刹那’。”伯恩斯试图对大多数事件主角拒绝作道德评价,但我们依然能从文字中嗅出人性的崇高与丑恶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