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stone的博客

 
 
 

日志

 
 

“西西弗斯,我需要你的勇气”  

2006-06-11 20:0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忘记她,是20世纪法国文学史最不公正的事情之一。”2004年法国雷诺奖首次向已故作家颁奖——60年前在奥斯威辛遇害的犹太女作家伊莱娜.内米洛夫斯基。二战巴黎沦陷之后,伊莱娜和丈夫携着两个女儿走上逃往之路。1942年,伊莱娜被法国宪兵带走,临走之前对两个女儿说要出门旅行了,就像《美丽人生》中的辛酸场景,之后伊莱娜的丈夫也走上了奥斯威辛之路。幸免遇难的两个女儿带着母亲的皮箱在东躲西舱中度过了二战最后岁月,皮箱中母亲最后的遗物——未完成的《法兰西组曲》手稿在60年后才得以出版,一部可以改写20世纪法国文学史的小说。

《法兰西组曲》原计划五部,从巴黎沦陷开始,最后以和平结束,但最后只完成《六月风暴》和《柔板》。

《六月风暴》以德国人炮袭巴黎郊区开场,然后巴黎迅速而不可思议的沦陷,巴黎人手足无措的逃离这座昔日繁华的都市。伪善的大资产阶级、虚伪的艺术家、无所顾忌而野蛮的无产阶级-------法国人在逃亡的多棱镜中撕下各色的外衣。伊莱娜没有对巴黎人出于求生本能的逃亡作任何道德评判,但逃亡中的众生像就是对法国人人格的谴责或赞扬。《法兰西组曲》是对《战争与和平》的致敬之作,但《战争与和平》中贵族罗斯托夫一家的逃亡却和法国人形成鲜明对比,逃亡成了两个民族特性的试金石,而将作家送往集中营也是自己的同胞。在逃亡的戏谑画卷中,唯一能彰显人类高贵情怀的是米肖夫妇,这两个不受命运垂青普通巴黎人,有尊严的面对战争并保持人性中爱的光辉。但在《六月风暴》最后,米肖夫妇在劫后余生依然对多舛的命运和毫无希望的未来发泄不满,这毋宁说是作家写作时真实的写照。

出逃的暴风雨骤停之后,法国人回复到往日的平静中,除了占领者下无法掌控的命运。《柔板》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几乎世外桃源般的小村庄,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屠格涅夫的影子,那个宁静封闭的小村庄是《猎人笔记》的法国版本。但德国士兵的驻扎打破了往日宁静的生活,这个只有老弱妇孺的村庄在无奈和拘谨中与这些貌似绅士的纳粹士兵相处。《柔板》是危险的,入侵者的礼貌、笑容和学识似乎冲淡了纳粹者的兽性,反而是法国人的怯懦和保守更令读者“哀其不幸”。《柔板》中的一切都是模糊的,模糊的入侵者与被奴役者关系,模糊的正反对立,还有模糊的爱情。伊莱娜在《柔板》中的写作是超越了其民族身份,她极其冷静的通过露西尔与军官之间不可能的爱情展现了战争中所有个体命运的不确定性。《柔板》主题是跳出了二战视域的,它不只是对当下历史的白描,更是对人类命运的重新思量,这或许是源于作家戏剧性的人生经历。

 “为了举起如此沉重的负荷,西西弗斯,我需要你的勇气。我并不缺少完成这项工程之心,但是目标长远,时间却如此短暂。”伊莱娜逃亡中的写作充满着西西弗斯的悲剧,最后依然未能逃出奥斯维辛的宿命。

《法兰西组曲》 伊莱娜.内米洛夫斯基著 袁筱一译 20065月第一版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